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诗歌评论 查看内容

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关于藏族诗人诺布朗杰诗歌的一种阐释

2016-10-5 00:13|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503| 评论: 0

摘要: 覃才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关于藏族诗人诺布朗杰诗歌的一种阐释诺布朗杰1989年生,藏族。甘肃甘南人。文学作品发表于《青年文摘》《中国诗歌》《散文诗世界》《散文诗》《湖南文学》《山东文学》《延河》《星 ...


覃才

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

——关于藏族诗人诺布朗杰诗歌的一种阐释

QQ图片20161005000106.png

诺布朗杰

1989年生,藏族。甘肃甘南人。文学作品发表于《青年文摘》《中国诗歌》《散文诗世界》《散文诗》《湖南文学》《山东文学》《延河》《星星》《西藏商报》《伊犁晚报》《四川经济日报》《成都商报》等杂志报刊,部分作品在全国征文中获奖,并入选多部选集。出版诗集《藏地勒阿》。获甘肃省第五届黄河文学奖。参加中国第三届海子青年诗歌节。

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

——关于藏族诗人诺布朗杰诗歌的一种阐释

 覃才

 

面向地域、民族、母语的非母语写作是诺布朗杰诗歌写作的重要特征,也是阐释其诗歌写作的重要途径。细致归纳起来,诺布朗杰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具有两种表现形式,即作为“刺点诗”形式的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和自主语言的非母语写作。这是其个人的写作的策略与能力,又可以作为一种方法、视角,用以观照第四代藏族诗人的诗歌写作,并梳理与指出藏族85后诗人特别是90后诗人当下的写作差异与意义。

 

新时期以来,关于现代诗歌的阐释出现了“朦胧诗”、“第三代诗歌”、“90年代诗歌”等几个重要的阶段性划分,这些阶段概念所指涉的诗歌内容,都有在场性的诗人群体和个人与之对应。此种“对应”尽管仍存在争议,但作为一种阐释视角依然有其积极意义。对当下汉语诗歌发展语境的阐述,一些学者、批评家、诗人提出了“第四代诗歌”的概念。单纯的从时间和年龄上来看,吻合“第四代诗歌”概念的诗人群体,应是85后特别是90后诗人群体。他们的诗歌写作所表现与再现的城市现代、存在状况、过去历史、精神状态,从外在的形式偏向与内在的心理应和度来看,都有别于以往诗歌群体的写作。“85后诗人”作为一群“诗歌的移民”、“漂泊者”,长久地去他处、其他省市,寻找一种诗的现代与表达。“90后诗人”则在85后的移民与漂泊之后,在他们所形成的技巧、经验、体验、理解的基础上,作为一群后来的坚持者与回归者,延续着他们的诗歌写作。他们是“第四代”的主体。

时间与年龄的变化,实质上对应诗歌着性质与形式的变迁。以时间和年龄为历史坐标阐释诗歌的方法,同样适用于当代藏族诗人的诗歌写作语境。从西藏解放至当下,藏族诗人大致可以划分为四代诗人,即伊丹才让(1933-2004)、丹真贡布为代表的第一代藏族诗人,唯色、旺秀才丹等为代表的第二代藏族诗人,扎西才让、嘎代才让等为代表的第三代藏族诗人,诺布朗杰、拉伊等为代表的第四代藏族诗人。他们建构起了当代藏族诗歌的内在结构,并与整个现代汉语诗歌一样,表现为各种各样的藏族诗歌写作样式、流派。对于第四代藏族诗人而言,他们的诗歌写作是在纯汉语的背景之下进行的,他们所接受的现代汉语文化、观念、意识,他们所具备的汉语诗歌写作技巧、表现方法及写作习惯,让他们回绕自身地域、民族、母语的诗歌写作,处于一种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现实之中。他们的当下诗歌写作是一种面向藏族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

经由藏族的语言,藏族已形成了自身稳定的传统结构、文化结构、文学结构,各种繁杂的结构建构起了藏族的母语精神。而在当下,藏族自身的传统、文化、文学的内部结构,即藏族的母语精神,正面临通用的汉语语言、观念、意识的冲击、挤压,这种汉语的冲击、挤压表现为几十年来藏族母语精神淡化与沦丧的形象过程。然而藏族本身稳定的地域、文化、观念认同却在年经的藏族诗人特别是85、90后藏族诗人和新的诗歌形式中被深化、放大。当下藏族母语精神所呈现出的危机,让第四代藏族诗人群体产生一种矛盾的藏族母语精神的缺失感和追忆感,这种缺失与追忆同时又是他们诗歌写作的出路与可能。在当下纯汉语的写作生态下,藏族母语精神作为第四代藏族诗人诗歌写作的本体,像一种“宗教或信仰声音”,在抵抗,在召唤,在塑造着他们书写的冲动。

诺布朗杰作为第四代藏族诗人的一个重要代表,他当下的诗歌写作,必然地与前三代藏族诗人有着或多或少的承接关联。同时,他当下的诗歌修辞、技巧也必然地与之存在差异,可用85、90后诗人的群体特征来论证与理解,这点心领神会。所以,可以如是说,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是阐释诺布朗杰等第四代藏族诗人诗歌写作的重要角度与途径。细致归纳起来,诺布朗杰的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具有两种形式,即作为“刺点诗”形式的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和自主语言的非母语写作。作为一种写作策略与能力,诺布朗杰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表现出的这两种个性特征,又可作为一种方法、视角观照第四代藏族诗人的诗歌写作,并对认知壮族、彝族等其他民族诗人的诗歌写作都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在罗兰·巴特谈论摄影的著作《明室》中,他以拉丁词提出了两个概念“STUDIUM”和“PUNCTUM”。我国著名符号学家赵毅衡把它们翻译为“展面”和“刺点”,并且在论述现代诗歌时提出“刺点诗”的诗学命题,以阐释当代诗歌演变过程中表现出的写作倾向。对于刺点诗,青年学者陆正兰指出:“我们这个时代需要诗,但诗歌大智大慧的时代已经过去,在这个网络喧嚣时代,能给读者留下印象的,也只有这样突然宁静,踩住刹车的刺点诗。”“刺点诗”的诗歌艺术效果并不仅此“宁静”一种,现代诗歌中的哲理、性、器官、荒诞、反讽等合理的书写都属于此。特别是性与器官为内容的诗歌写作,将刺点诗的诗艺魅力完美呈现,如尹丽川的经典作品《再舒服一点》、及现今余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等等。

“展面”和“刺点”是一对对立的概念。在罗兰·巴特看来,“展面”太宽泛了,所调动起来的是“半个欲望”,“半个愿望”,可理解为无味而大面积的诗歌叙事,并无诗歌的语言表现性。“刺点”有刺伤、小孔、小斑点、小伤口的意思,还有被针扎了一下的意思。它是一种刺激、激活一首平庸诗歌,改变一首诗歌过度叙事,没有亮点、个性的命运的“聪明艺术”,能够表现当代诗歌的语言性、意味性。这些刺点诗的优势,在诺布朗杰为代表的第四代藏族诗人的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也有体现。他们所进行的诗歌写作,对藏族母语精神元素的移植、转换,在数量庞杂的藏族诗歌和现代诗歌当中,其本身就是一个少有而鲜亮的刺点存在;且恰当的“民族刺点”运用,所创造的复数性的母语精神意象与意义变化,更是为读者带来优秀而经典的诗歌文本。

母语精神元素的诗歌移植、转换是一种最直接的母语精神刺点运用。这种直接具有一种简单性,或者说是机械性,严格地说它并不属于藏族母语精神的本质范畴。对于母语精神元素的诗歌移植、转换它需经历长久的缓和过程,经历几代藏族诗人的写作实践才变得自然。故这些元素多次书写运用,其性质往往是有民族身份的诗人在写作过程中,偶然或刻意引入的相对于通用意象的一个异质意象。对于这个无关痛痒的书写异质,当下第四代藏族诗人却表现出他们的现代诗歌表达技巧与表现意识的后置运用,可以规避这些笼统的简单与机械的质变。在诺布朗杰的诗歌中,简单与机械母语精神刺点体现为勒阿、青稞籽、火葬、藏族、藏区、格桑花、经幡、喇嘛、鹰嘴等词语的使用。它们作为诺布朗杰母语精神的地理标签和诗歌写作的独特特征显现出来。但是在当下诺布朗杰表现母语精神的诗歌写作中,他注重表现母语精神刺点的复义性、多重性,而诗歌的复义、多重就给其诗歌带来无限的藏族母语精神和“诗”的表现可能。

诗歌的复义、多重在于一种叙事与抒情的停止。但大多数面向地域、民族、母语的诗歌写作,都会走向个人的过度叙事、抒情。这种过度的母语表达,在当代汉语诗歌语境中,是一种失效的诗歌写作,价值与意义不大。在诺布朗杰的诗歌中,面向地域、民族、母语的诗歌写作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写作维度。但诺布朗杰的地域、民族、母语已然不同于以往的藏族、藏区的“乡土叙事”,更多的是呈现出当代诗歌写作节制、理智一面。在写故乡的诗《夜晚,我在勒阿读月》中,他智慧地写道:“时圆时缺。一个意志极不坚定的人/老是变卦/更是贪得无厌的统治者/霸占了半边天/又要侵犯唐诗的半壁江山/在我看来,也只能充当一只灯泡/偶尔照亮一下夜晚//我不想在月里故弄玄虚/正正方方的汉字中,到处奔跑着/圆滑的人。如果可以/我愿意在陡峭的藏文边缘/偏安一隅。不说月亮/只说我的同胞”。这是一首诗弱化了抒情、叙事的“故乡诗”,它表现出明显的情感节制、控制。以体悟到月亮的虚实、侵略性作为反思的喻指,思考藏寨、藏人的现代变迁与内在选择。显然的区别以往藏族诗人的口号或呼吁式的写作,这是差异所在。并且从汉语诗歌的角度来看,“勒阿”这一藏族词语的使用,及对它的意义理解与感受,又能够让诺布朗杰的诗歌写作跳出当下大众标准化的诗歌解读方式。这是诺布朗杰诗歌的标识,又是与众不同差异、意义。

诗歌写作是一种群体性的写作,诗人的数量和作品的数量都可以说明。这可以理解为诗歌写作的“展面”。一个诗歌写作者,如何从这个诗歌的展面凸显出来,这是诗人与诗歌一直在共同面对的东西。地域与民族所建构起的母语精神书写,在整个诗歌写作当中,就是一个明显的刺点。诺布朗杰面向藏族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不管是在藏族诗歌还是在汉语诗歌之中,无疑都具有“母语刺点”的意义,这是他当下与未来诗歌写作的本体内容与价值所在。

 

海德格尔道示:“诗乃是一个历史性民族的原语言,”这种原语言在个人身上最源始地存在,也最无意识的呈现出来,在写作中也是如此。在诺布朗杰、拉伊等为代表的第四代藏族诗人身上,藏族母语精神沦丧的过程,也就是他们关于藏族的地域、文化、宗教、记忆不断深化与放大过程。尽管这个过程由于时代差异变得非常的明显,甚至是一种“失去般”的母语精神受难。但是与其他三代的藏族诗人境遇相似,精神的朝圣与把持始终作为第四代藏族诗人本体性的母语精神。因而,在他们这代藏族诗歌写作者进行诗歌表达、描述时,又会清晰地经历藏族原语言的母语精神书写变化过程。这个过程分为“我性”母语精神写作和“他性”母语精神写作。“我性”母语精神写作是一种传统的藏族母语精神写作,指诗人听从与顺从所要表达的内容。“他性”母语精神写作则是一种同体而独立的他者语言。对于第四代藏族诗人而言,他们的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有的人处于“我性”母语精神写作阶段,有的人处于“他性”母语精神写作阶段,还有的人过渡于两者之间,但大多数将完成这个过渡。

从诺布朗杰当下的诗歌文本考察来看,他个人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已处于“他性”母语精神写作阶段。但完整地考察其诗歌变化过程,他的诗歌写作也有“我性”至“他性”的彼此缓和与演化轨迹。“这是藏语的故乡/它叫:勒阿!”(《勒阿》)、“小憩一会儿,让我梦见勒阿/让我梦见勒阿的一片经幡/让我梦见经幡里打坐的喇嘛/也让风吹进去,替我问候故乡”(《勒阿小语》)、“我热衷于聆听故事的勒阿/今夜,在我笔下呻吟的勒阿”(《勒阿十四行》)都是诺布朗杰听从藏文化、听众故乡情感,然后抒情与叙事的“我性”语言体现。而在诺布朗杰很多当下的母语精神写作的诗歌中,传统式的抒情表白被他自主的语言藏匿起来了。他以一种既是个人,又是藏族母语的同体而独立的自主语言进行写作。“风吹勒阿。那片熟睡的经幡/梦见了自己的前生/静静的山坡上,几声鸟鸣突然浮出来/又沉了下去//我正在点一盏亮在神怀里的灯/灯盏含风。住在灯里的风/让整个灯有了恐慌不安的心”(《风吹勒阿》)。在这首诗中,诺布朗杰个人与藏文化同体而独立的他者语言创造了藏语母语精神多重意义的感知可能。而诺布朗杰一系列藏族母语精神的诗歌中,“勒阿”更是作为一个能指的表意空间,是他个人与藏族母语精神关于藏族经验、信仰、审美、思想的最深层的自主语言表达。

对藏族母语精神的认同与亲近产生了诺布朗杰当下的诗歌写作。他个人的“他性”母语精神写作可以通过他深化的精神朝圣与把持进行说明。在《青稞地,像我打的诗歌草稿》,诺布朗杰表达出了他个人所诉求的与藏族母语精神元素的纯净关联。这种纯净带有藏族宗教与信仰认同的神性意义。“里面种植的都是汉字/可是,它长着藏族人的身子//圈圈点点,勾勾画画/多像母亲除草时老练的动作//瘦瘦长长的句子,绝对是路/留给驮青稞的骡子//我会在诗句里迷路/青稞也会在地里迷路//我最终定稿。再不作修改/为了让青稞地交出完整的青稞”。诗中的汉字、青稞分别指向了现代主流文化与藏族母语精神文化的关系喻指。不断退化的藏族母语精神文化,看似让诗人(藏族人)“迷路”了,但最终出现的还是土生土长的 “青稞交出完整的青稞”的“藏味”结果。可见,藏族母语精神文化并未与藏族诗人发生真正的断裂,而是在当下时代以一种更为隐秘,更为合适,更为真切的书写形式纯净在存在。

在诺布朗杰的诗歌文本中,还可以看出诗人海子式的民族特性。“亲爱的人们/我将殆尽一生/喊出祖辈们最后的声音/我顽固不化,我愚钝/我将死得毫无意义/我要走进火。火是我的归宿/从火中,我要抽出我的灰烬”(《火葬》)。诗人对火的向往,走进火,甚至要成为火,实际上就是对藏族几千年精神文化历史的认同与向往。这种认同与向往就是海子所理想的“融合中国的行动成就一种民族和人类结合,诗和真理结合的大诗。”诺布朗杰这种“大诗”诗的理想与写作,对于个人与藏族诗歌都有重要的综合意义。

诺布朗杰面向母语精神的非母语写作,是建立在年青的语言差异和藏族地域认同上的。语言的差异能够最大地展现出诗歌表达的差异,或技巧,或反叛,或超越。这是诺布朗杰与第四代藏族诗人显然区别于前三代诗人之处。而他们年青的藏族地域认同,让他们同是表现藏族母语精神,同是表现藏族的天、地、人,但却不是前三代藏族诗人的天、地、人,甚至就连他们第四代之间都差异巨大。这就是诗歌写作的意义。

 

 

 

[作者简介] 覃才,壮族,广西柳州人,1989年12月生,写诗,写评论。作品发表于《诗刊》、《民族文学》、《天津文学》、《飞天》、《中国诗歌》、《诗歌月刊》、《星星诗刊》、《广西文学》;入选《中国诗歌排行榜》、《中国新诗排行榜》、《中国诗歌精选》、《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等选本;获第四届“包商银行杯”全国高校诗歌奖,“中国淬剑诗歌奖(80后)十佳”奖,参加2014年《中国诗歌》“新发现”诗歌夏令营。

 

 

 

[参考文献]


陆正兰:《用符号学推进诗歌研究:从钱中书理论出发》,《四川大学学报》,2010年第5期。

[德]海德格尔:《荷尔德林诗的阐释》,孙周兴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年,第47页。

参见“海子简历”,《海子诗全编》,西川编,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7年。


002QHhnOgy6OUX8h7al35&690.png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