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原创诗歌 现代诗 查看内容

诗人瓦刀的难言之隐

2016-9-20 00:20|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535| 评论: 0|原作者: 瓦刀|来自: 作者授权独家首发

摘要: 不是一洗了之的难言之隐; 不是一醉了之的难言之隐; 不是一哭了之的难言之隐;

瓦刀,1968年12月生于山东郯城,曾在《诗刊》《星星》《诗选刊》《山东文学》《时代文学》《扬子江诗刊》等文学期刊发表大量诗歌及随笔,并有作品被译介在国外刊物发表,入选多家年度选本和专辑,著有诗集《遁入》《泅渡》《狂奔》三部,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临沂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第三次


一只火机三次打不着,我就丢弃它。

第一次,总在不经意之间。

当我的注意力锁定在第二次,

我会对一只火机的优劣进行辨认;

我会探明周围的风情;

为了打着它,我还会做出各种预设。

决定一只火机去留的是第三次。

也许是打开惊喜的第三次;

也许是打开沮丧的第三次;

这让人喜忧参半的第三次,最后一次

诱使一个拇指半信半疑地弯下腰身。

我在旁边。叼着烟;斜睨;屏住呼吸。


苍凉之河

 

我始终相信,会有一个人

从我怀中取走这条河流

我不得不扑下身子,以水的特质

流向人间低处

一条大河被我越抱越紧

直到抱成了涓涓细流

滚滚波涛还剩几朵浪花飞溅

我等的人不来,我就不能

放走这一条苍凉之河

更不会对任何人言及

我到底替谁守着这残余的水分



拯 救


刮骨疗毒的人,隔空

剔着我的病骨。其实

我们中间只隔了一层窗户纸

一层早已捅破的窗户纸

被风吹得窸窣作响

我用来抒情和赞美的词

被她磨成一枚枚飞镖

明亮、尖利,刀刀见血

我终未说出那个全身藏毒的人

已被一场大雨溺死的真相

夜色漫溢,我看不清她的脸

估计,她也没看清我的面目




不要把白云和蓝天扯在一起

 

不要把白云和蓝天扯在一起

它们之间隔着流岚、雾霭、虹霓

还有交织穿梭的飞机

不要把白云和蓝天扯在一起

就像不要把我和世界扯在一起

我每天醒来,洗澡、刮脸、更衣

告诉亲人:我要去拥抱世界

一次次冲开尘埃、雾霾、人群

至今没摸到它华丽的门楣

不要把我和世界扯在一起

就像不要把人民和群众扯在一起

那些被唤作群众又被唤作百姓的人

那些时常被提起经常被忘记的人

正越过楼群、广场、丛林

一排排阳光普照的多肉植物

企图将身份改成人民



驼 铃


“是浪子绝不回头,是杀手决不缴枪”

——这应该是一只骆驼说的

如果它五官端庄,脊背不驼

我或许会爱上它

就凭它颈下叮当不已的铃声

足以让我无限空寂的人间

沸腾,潸然涕下


一意孤行的浪子

不会为一匹绝尘而去的马

回头。它更像一个冷面杀手

打个响鼻,头顶盘旋的鹰

就跌跌撞撞,向着一棵朽木俯冲

它目光深邃,一脸孤傲

不是“瘦死骆驼比马大”的孤傲

它深谙死亡面前,万物平等


风吹草动,夕阳弥散

我不是浪子,更不是杀手

只能目送一只骆驼

从我身旁摇铃而过

只能在它“叮叮当当”的孤独中

冲着尘世的流光溢彩

回头,再次举起双手



报 喜


当落日走进云翳

一摞摞纸钱被火焰抢光

他丢掉一截熏黑的树枝

“扑通”跪在坟前,双手伏地

早谢的脑门垂向一堆灰烬:

“爸,妈,我考上公务员了......”

一只喜鹊,趁机飞上枝头



独行客


东风和西风在他身体的上空

相遇,形成中风。

路灯一盏一盏地灭,像鬼吹灯。

他踉跄而行,似风中泅渡的枝条,

这个将一条道儿走到黑的人

究竟是喝醉了,还是有病?

“在人间,就要保持人样——”

我刚想到这里,他歪斜的影子

扶着一面墙,忽然站了起来,

好像要脱离他的统治,好像

要发动一次突袭或革命。



动物园实习报告

 

驯兽师最威风,他敢放虎归山

每天早晨,他手持麻醉枪

打开山门,狮子老虎按时下山

纷纷回到各自笼子

彩绘师最文艺,每天绕园一周

为脱毛的豹子纹上豹纹

给黑熊抹抹黑、白熊补补白

为能说会道的鹦鹉涂上唇彩

饲养员最辛苦,挑着一桶桶饲料

往返园子的每个角落,看上去

他就像送外卖的武大

我虽然清闲,却出力不讨好

园长指示我:给狗尾续貂

常常惹得狗不高兴,貂也不满意




大风起


一页纸像安装了引擎,从远方

起飞,降落在我的脚下

它其实就是一页废纸

一页不知历经多少只手的废纸


被利器割开的口子

仿佛在陈述着一段疼痛的往事

这并不影响它作为一页纸的命名

和它的完整性


一行被雨水淋过的字迹

模糊不清,飘出微甜的女人味

重复书写的姓名,又被深深划掉

隐藏了不易觉察的叹息


一页纸见证了怎样的爱恨情仇

它该不该经我手终于一口垃圾箱

风在刮,一页皱巴巴的纸

让一个溯风而行的人,犹豫不决


难言之隐


不是一洗了之的难言之隐;

不是一醉了之的难言之隐;

不是一哭了之的难言之隐;

不是吟诵辽阔的人跌入岁月暗道

找不到出口的难言之隐;

不是灵魂的受洗者如何疏离

那些令他不安之肉体的难言之隐;

不是追逐爱情的人华发丛生

尚未脱掉世俗窠臼的难言之隐;

不是孤独的思想者辗转反侧

爬不出长夜深谷的难言之隐;

不是浪迹天涯的人耗尽半生

才浪迹一小部分天涯的难言之隐;

真正的难言之隐是咬碎的牙齿;

喉咙里缓缓咽下的血泪;

那些一生都在搬动一块石头的人;

搬一次哭一场的人

至死没搬开压在舌头上的巨石。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