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诗歌评论 查看内容

王立世:在人生的盛宴上,诗不能缺席

2016-9-17 02:48|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417| 评论: 1|原作者: 王立世|来自: 本网首发

摘要: 诗,是我守望一生、爱恋一世的情人。喜欢上她,是一件不可救药的事情;失去她,我不甘平庸的灵魂又无处安放……

王立世:在人生的盛宴上,诗不能缺席
山西王立世照片之一12_看图王.jpg

王立世

王立世,1966年6月生,山西省山阴县人,现在山西某省直机关任职,中国诗人阵线副主席,中国爱情诗刊顾问,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诗刊》《中国作家》《青年文学》《人民日报》《上海诗人》《诗探索》《诗选刊》《诗歌月刊》《绿风》《草原》《飞天》《山花》《北方文学》《福建文学》《四川文学》《山西文学》《山东文学》《中国诗歌》和台湾《创世纪》、泰国《中华日报》、菲律宾《世界日报》等国内外多家报刊发表诗歌1000多首,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双年诗经——中国当代诗歌导读暨中国当代诗歌奖获得者作品集(2013—2014)》《2014——2015中国年度诗人作品精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5卷》《汉英双语版中国诗选2015》《21世纪世界华人诗歌精选》《中华美文新诗读本》《中国青年诗选》《中国实力诗人作品选读》《中国当代诗人情诗集萃》《中国诗人诗典》《当代精美短诗百首赏析》《当代诗歌精品赏析》《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手书》《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山西文学年度作品选•诗歌卷》等多种选集。《夹缝》被《世界诗人》推选为2015“中国好诗榜”二十首之一。著有诗集《夹缝里的阳光》等,主编《当代著名汉语诗人诗书画档案》。获第三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3-2014),《关睢爱情诗》“2015年度十大实力诗人”,《中国文学》“2014年度十大诗人”,山西省社会科学院诗歌研究中心“2014年度山西十佳诗人”,全国首届“七夕.华原杯”爱情诗大奖赛十佳桂冠诗人。《文艺报》《文学报》《名作欣赏》《诗探索》《草原》《诗国》《山西文学》《黄河》《关睢爱情诗》《生活潮》《中华日报》《世界日报》《作家报》《山西日报》《太原日报》等多家报刊发表了叶文福、朱先树、许怀中、杜学文、吴开晋、非马、张立华、王珂、唐诗、马启代、梁志宏、王科、马晋乾、谢幕、卢有泉、邢昊、高亚斌、杨筱、王宁、林红、郑丽娜等著名诗人、评论家的评论。 


王立世:在人生的盛宴上,诗不能缺席

                       

      

       诗,是我守望一生、爱恋一世的情人。喜欢上她,是一件不可救药的事情;失去她,我不甘平庸的灵魂又无处安放……

       回望逝去的岁月,我像一支不会弯曲的木质铅笔,被时光这把锋利的小刀削得越来越薄,越来越小。我在纸上留下得越多,生命就变得越短,总有一天,我会从这个喧嚣的世界销声匿迹。因而我倍加珍惜这短暂的生命,在生活的黑白琴键上,俯身弹出许多快乐又沉重的音符,以此来祭奠身体里流失的血液和钙质,向世界倾诉自己的爱恋和疼痛……

       虽然我越来越喜欢隐身,越来越不善言辞,但我还是想站出来表达我内心的感恩。感谢苍茫大地,赐我一席立锥之地;感谢风云变幻的天空,让我共享明媚的阳光;感谢雪中送炭的朋友,帮我度过寒冷的冬季;感谢智慧和灵性的诗歌,给我插上飞翔的翅膀……这美好的一切,时时都在唤醒和激发我对自然、生命和艺术的眷恋与敬畏。也感谢无情的风雨,使我从雷鸣电闪中接受了命运庄严的洗礼。

        我常用里尔克“有谁在谈胜利呢,忍耐就是一切”“有何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这伟大的诗句激励自己。我活着,绝不仅仅是为了活着。我渴望灵魂的宁静,常常置身于喧嚣的市井;我渴望和平和秩序,常常在无规则的运动中被撞击;我习惯于昂首挺胸,常常被命运按下高贵的头颅。生活中我没有做到游刃有余,常常是捉襟见肘,但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改变我一个理想主义者的雄心。我渴望澄澈、丰盈、辽远、深邃的生存境界,常常是在混浊中浮生,在夹缝中迂回,在尴尬中偷安,梦想被现实的车轮一次次碾碎。夜深人静时,我咀嚼着卡夫卡描述的命运:“无论你是什么人,只要你在活着的时候应付不了生活,就应该用一只手挡开点笼罩着你的命运的绝望,但同时,你可以用另一只手草草记下你在废墟中看到的一切,因为你和别人看到的不同,而且更多;总之,你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已经死了,但你却是真正的获救者”。我深谙一个光芒四射的人拥有的苍凉和豁达,悲和喜在心中此起彼伏。

        再次审视自己高洁孤傲的灵魂,在现实的夹缝中挣扎、徘徊、迷茫、憧憬的图景,以及为了信仰和尊严所遭遇的种种挫折和磨难。也许我这一辈子都不能摆脱孤独,主要是缘于对生态环境和人性坠落的忧患。我的《夹缝》就是在这种心境下诞生的,我忧的不仅仅是我个人,而是人类。读我的诗,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它不像舒缓的摇篮曲,会伴你轻轻入眠。更像一股刺骨的寒风,会让你颤栗和惊醒。正如郑丽娜教授所言“他的一些近乎严酷自审的诗歌,带给你的是尖锐和沉重”。

       苦难对人生而言是不幸,对艺术来说却是一笔丰厚的馈赠。我在假想的《世界末日》中写到:“我只想静下心想想,这个世界上/哪些人令我敬仰,哪些人让我唾弃/哪些事让我彻骨地寒冷,哪些事令我怀想一生”。诗歌给了我特立独行的思想,让我的价值观向自由和美倾斜;也给了我包容的胸怀,让我宽恕了这个漏洞百出的世界。钱理群说得好:“永远的边缘位置,即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生命价值和乐趣所在:想通了这一切,我反而心安理得了。”“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我们还在耿耿于怀什么?斤斤计较什么?焦头烂额什么?“人是核酸和蛋白质的存在方式”,这句哲学上的醒世恒言,轻而易举就摘下了罩在我们头上的神秘光环,生命原来如此而已。我想开了很多,看淡了很多,放下了很多,顿感轻松了很多,天地宽广了很多。我所以能坦然地面对生活中发生的一切,“不以物喜,不以己卑”,就是源于这种超然于物外的心态。正如我在一首诗中写的:“我身轻如燕,走在回家的路上/面对纷扰的世事,心明如镜/从今以后,不再争强好胜。”一切如过眼云烟转瞬即逝,重要的是用文字留住过往,让后人能看到我们渐行渐远的背影。

        在诗歌失去轰动效应的年代,我为什么对它还一往情深?借助威塞尔的一句话就是“把个人的关注化为对一切暴力、仇恨和压迫的普遍谴责”,除此之外,写作毫无意义。有人用不解的语气问我“你怎么还在写诗?”,我如实地告诉那些心存疑惑的人,写诗可以减轻世俗的压力,改变一个人的苍白和平庸,挺立在精神的最高地。我始终坚信诗歌代表着人类的良心和正义,会照亮更多乌云笼罩的面孔,使人变美变善;也会使丑恶心惊胆战,无地自容。我得感谢诗歌,是诗歌拯救了我。她使寒冷的我温暖了许多,灰暗的我明亮了许多,孤独的我充实了许多,孱弱的我坚强了许多,卑微的我崇高了许多……

       我十分关注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和命运,渴望人性的太阳从我们历经沧桑的大地上冉冉升起。我们不能回避阳光下的阴影,漠视人性中恶劣的一面。诗人是真诚、善良、美好的代名词,是时代和社会最敏锐的神经,是人间最明亮的一面镜子,感性地传输着人类灵魂的幸福和疼痛。更多的时候,诗属于弱者。我很赞同著名诗人李杜对诗的解读:“诗是诗人灵魂的诉说,诉说人生的困顿,诉说深陷困顿的诗人是怎样进行着‘英雄’的努力。诗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这种悲剧美。”从这个意义上看,浸透着生命和血泪的诗才是好诗。如果连自己都感动不了,怎么会感动别人?怎么能产生艺术感染力?诗歌重在意境和语言的创新,也需要哲学的渗透和烛照。思想像人体的骨头,房间里的灯盏,是诗歌伟大的灵魂。诗无达诂,需要我们不倦地探索,迂回地向人类的灵魂靠近。

       我很赞同加缪“让艺术臣服于最卑微最普遍的真理”的论断。诗就是从平庸琐碎的生活中打捞唯美崇高的东西,就看你有没有一颗敏感的心,有没有一双捕捉美的眼睛。脱离现实生活的艺术就像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我的诗拒绝那些空洞无物的说教,也不针对狭隘的个体。我珍视生活中那些触动心灵的细节和细微的感动,十分在意与每一位读者的沟通和交流,因而每天花不少时间打理我的博客,这是我快乐生活的一部分。2014年我荣获第三届中国当代诗歌奖(2013-2014),最大的收获就是与读者真诚的互动。他们对我的诗歌表现出令我感动的热情,并留下很多精彩的点评。对那些大多我并不熟识的读者而言,我相信他们的话发自内心,从一个侧面证明了我诗歌的价值和生命力,给了我继续前行的信心和勇气,也说明诗歌并没有完全被遗忘,被冷落。我再次向他们举手致敬,表达我的真诚和谢意。诗人是孤独的,但诗歌不能孤独。没有读者的作品,就是阳春白雪,也很难说是好作品,好作品最终都要接受读者的检阅和时间的淘洗。退而求其次,今天没有读者,如果若干年后,仍然没有读者,就值得怀疑了。肥皂泡即使飞起来,迟早也要破灭;金子即使深埋地下,也总有闪光的一天。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物欲横流的时代,人心不古的时代,我想最大限度地拒绝喧嚣、平庸、浮躁和灯红酒绿的诱惑,克服人性的弱点与缺陷,以良心和责任坚守在诗歌这块孤寂的高地,写出更有人情、更富人性、更具哲理、散发着血性血气、能够获得广阔审美空间的力作,以慰藉那些被快乐遗忘、被痛苦占据的灵魂。

投稿请发www.zgsrzx.cn原创诗歌栏目
002QHhnOgy6OUX8h7al35&690.png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刘晓星 2016-11-10 21:21
学习,问候老师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