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专题策划 查看内容

崇高 优美 敦厚——漠血诗歌的艺术审美

2016-6-18 16:02|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294| 评论: 0|原作者: 颜若水 漠血|来自: 毕节日报

摘要: 世界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天堂之首 地宫之王   我顶礼膜拜的神啊 故宫   我真正的无与伦比的神的故乡   我是你五千年后   春风又生的一袭爽爽的稻香

崇高 优美 敦厚

——漠血诗歌的艺术审美

颜若水


  漠血的诗歌似水洗过的。干净,纯情。关乎国家民族的时候,漠血企图构筑一个豪气干云的诗歌系,建立民族档案。或者说,这是漠血为数不多的诗歌中所鲜见的诗人胸怀,漠血以横跨国家历史和民间历史的态势,穿插敦厚深切的情愫,成就了其诗歌的崇高与优美。


  康德说:“崇高使人感动,优美则使人迷恋。”漠血的崇高感来自他对民族文化、历史风云、民间民生的关注。进入漠血的诗歌,生命被诗句点燃,可以感受到诗人奔腾的胸怀惊涛拍岸、汹涌腾挪,仿佛看见诗人走向诗神的庄严与神圣。诗人将自己拽进历史拽进硝烟,然后设身处地地体会,风云突变的艰难与宏阔包裹过来,那些投身于革命的青春影像潮水一般淹没诗人,一段一段纯然的爱情横陈进去,崇高感油然而生。


  漠血擅长诗性讲述,诗人不仅仅只满足于艺术的解构。《故宫之歌》畅言的是家国情怀,诗人不经意就变成了一袭爽爽的稻香,以可人亲切的形象膜拜故宫,崇敬和赞美,无以言说,就以诗言情,诚挚的喊出“我的中华我的故乡”。有家国感的人是幸福的,诗人传递了这种幸福感,保存了这种幸福感。此时崇高和优美具有,古建筑的崔巍瑰丽不是一句两句诗歌所能穷尽的。于是,诗人面对自己的祖国,以一抹稻香的忠诚诉说仰慕以及内心的欢悦。


  《凋谢的大背箩》与其说是个体生命的描述,毋宁说是时代主题下民生状态的记载。大背箩,作为一种生存符号,其崇高感在于他与命运抗争的悲壮;他的用一生作为成本的荒凉。而诗人用了花朵一词,花朵的轻灵美丽本是轻松愉悦的意象,然而,花朵在这里却显现了异乎寻常的沉重。


  诗人将大背箩内心的郁结用一句“爹知道勤劳未必致富”来结尾,悲怆的主题突出,与生存的永恒困境作斡旋。贫困,是一剂伴随生老病死的毒药,要拿掉贫困,勤劳有了,还要有智慧。二伯在吆喝声中安身立命,二伯用豁达的笑颜告别辛劳一生的人世,二伯的笑颜浮起的是学成归来的儿子,二伯一生的投资换来了一个不再做大背箩的儿子!


  《黑花朵传奇》描摹了时代潮流的一瞬,这潮流的一瞬荡涤的浪花,是民间和民族的多姿投影,是折射。西电东送,煤海南方,一座丽都在花瓣里显现。强大的花瓣,巍峨的花瓣,黑黑的光芒深不可测,诗人由个体而集体,由一个单臂矿工想到一个民族艰难成长的勇敢和沉默,由此生发出存在哲学的隐秘与冷峻,黑暗与光明的中庸与客观。太阳与星星的背后,黑花朵黑黑地开放,劳动人民的饭碗和爱情在黑花瓣中升起。


  《风暴以后》是一首血脉里蹦跳出来的诗歌。人世无常,人生多变,而不变的是地老天荒的爱情,这爱情具有祖国的高度、母爱的厚度和家园的广度。即便是风暴,有如此安稳的后方也能泅渡也能抵挡了。诗人是艰辛的!诗人更是幸福的!在诗人这里,所有的男人都是孩子,所有的男人都是家园最后的哨所,而女人们该是怎样宁静的一种国土。这是一首呈现了崇高的人类状态的诗歌。深厚,深沉,纯净,恒久的心灵独语使诗歌产生强烈的艺术审美。是诗人,提供了 “男人和女人,该怎样活”的一个做人范本。


  诗人以饱满的热情歌唱,保持着一种不被污染的婴儿心态,用惊喜的眸子观看世界。田园和爱情是漠血诗歌优美的两个基数。如果说崇高在于灵魂的坚守,那么优美就在于坚守中的多样统一了。


  “想一句诗歌入睡(漠血语)”是漠血极具优美的生存状态,雅致,纯粹,精辟。一句诗歌的操演,如呼吸,在生活的分秒间。有美的感受力才有诗人,有美的创造力才有诗歌。毋庸置疑,诗歌,是漠血与生具有的生命元素,写不写诗,漠血都像诗一样生活着。


漠血诗作选登


     ■ 故宫之歌


  世界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天堂之首  地宫之王

  我顶礼膜拜的神啊  故宫

  我真正的无与伦比的神的故乡

  我是你五千年后

  春风又生的一袭爽爽的稻香


  我来自南方一个乖巧的村庄

  过往从前  我以梦为马的思念

  而今以云的飞翔抵达故乡

  拥抱之前  我必须到天上求见

  在宇宙的高处  比天空更高的阳光

  辉映吧  故宫是那大地最杰出的文明与辉煌


     我沐浴在天安门一旁

  春风吹过英雄的雕像

  彩色的人类  朝圣的语言精湛无边

  琼楼玉厢  无需放纵的高度尽显旷世的高强

  一尊尊宝贝  天下的神话与传奇

  谁家的美学  在时间和空间的故乡闪闪发光

 

  历史的沧桑是另一种丰腴的土壤

  成长着英雄儿女与能工巧匠

  古铜里的音乐  母陶里的舞蹈

  残剑里的侠骨  龙壁里的梦想

  谁家的史诗  倒流着不朽的光芒

  从山顶洞的风中半坡的雨中奏响


  从河姆渡大汶口老家的文脉中发祥

  长城的雄风犹在  鸟巢的欢呼盛开

  金融风暴我独笑傲  汶川悲壮见证烈火金刚

  从马背梁到神七的翅膀该是怎样一种飞翔

  从故宫到世界该是怎样一种绝唱

  我的中华  我的故乡



     ■ 风暴以后



  爱人   你是我黑暗中坚持投奔的祖国

  我是那座小城错打的弃儿

  在我的缺点深处   没有真正的阳光

  我是一路率领诗歌   泅渡穷途的英雄

  爱人   热爱我的小小美女


  我说过三年之后还乡来接你

  要给你做一套梦的衣裳梦的嫁妆

  要把梦中的金子分给山沟里的穷人

  可沿途的荆棘却令我路费夭折

  梦之路却连续遭遇暗算


  爱人   你是我挫折时刻惟一坚持的母爱

  你的泪水   滴进我伤口的蜜

  你用了怎样丰腴的女儿体香

  将一只断翅的鹰鼓舞

  因为热爱   我将再度离开


  我深深歌唱   流浪远方

  用淘金的流浪歌唱自己的小鸟

  爱人   这天空下的小小美女

  你就以祖国的方式招我入伍吧

  并以母亲的叮呤送我一程


  比天空更高的阳光   提拔我

  我是那大地最杰出的浪子和诗人

  因决斗腐败而流落人间

  我要求见上帝封存幸福的秘籍

  爱人啊  你是我灵魂终将返还的家园



     ■ 凋谢的大背箩


 

  第五朵   二伯

  你手艺的花朵

  你双肩   你骨头上的大背箩

  城市海潮中   漂泊的花朵


  以一生为诱饵的钓鱼的老头

  流落街头就地而坐   守候吆喝

  只为那命运丢失在海中的盐

  只为那与盐冲突的学费的期盼


  又一个黑夜来临   吆喝消隐

  二伯   在离乡的屋檐下边

  大背箩们缩成一团

  点燃彼此的心事和体温取暖

  

  第几个一千零一夜之后

  大背箩破烂的逆光   醒世而精湛

  而溪边的竹   还否盛开

  二伯   以一生为成本的家业


  最后的花朵波澜壮阔

  那小小的诊所门前   二伯舒展着笑颜

  面对学成归来的儿子留下遗嘱

  孩子好好念书   爹知道勤劳未必致富


 

     ■ 飞夺大渡桥



  那时诗人吸烟   他最清楚的寒是闪电

  那些环环锁链的铁   导电的铁

  那些深入石头靓丽的藤蔓

  犹如上帝的眼睛   窥得见江山的秘密

  一条大河的陷阱   深藏着古代的阴谋

  

  真理被绑架的时刻

  十三根铁索是惟一的线索

  艰难   那只远征的队伍如何突破电流

  沉重   一个国家必须飞过大河的浪涛

  桥的概念   爆炸于灵魂的中心


  对岸的子弹   以光速打开的电源

  那是怎样的枪杆子和炮筒燃烧了阴谋

  空明闪电   铁索闪电   波涛闪电

  绝缘的木板   挥泪打湿迟到的英雄

  英雄   怎样抓住电圈环环振展而位移


  那个下午   四川的天空飞出民谣

  民谣说   鸟儿玩电线   鸟儿不怕电

  二十二条汉子是不是人类的鹰哇

  他们在电流中撕断电源   然后铺板

  撕破阴谋夺下真理   然后展翅

  

  踏板飞渡的大部队惊而回首

  那时   人类的语言比桥下的血浪精湛

  那个瘦瘦高高的军事家不必扼腕

  输给脸上有奇痣的大个子诗人

  除却深深遗恨   恰恰不算丢脸


     ■ 红军坟


  丰腴之墓   是一种跨世纪的埋伏

  固态的思想    犹可遗卷雄风

  钢铁和侠骨擎天的怀念

  乃婷婷松柏不朽的绿

  少女的祷辞如水的温柔啊

  鲜花簇拥的墓雕   人民把美德高高举起


  碑林   日月分娩英雄的胎盘

  碑铭   那些深刻的胎记的言辞

  出自飞翔的鹰爪和马蹄

  墓里的内涵苍凉而辽远

  那些饥寒交迫的鹰啊   马

  早在真理落难之前已经出发


  人类的好孩子  头顶八角五星

  在白雪和红血里   耕耘美丽的国家

  步枪里面的政权   从农村到城市

  一步步抵达    一天天饿大

  这些坟   这些战马抖落的种子

  这些天真的民谣和诗神落地生根


  当代的泪水   源出胎记的伤口

  那些芳名红军或烈士的马呀   鹰

  有名的壮士   无名的少年

  来不及成家的   回不成家的

  我骨肉相连的亲人啊   就住老区吧

  落日的家   是我从前带血的中华


  今夜   我手持长诗幸福而泣

  其实   那不是英雄的墓地

  历史雕刻大地的一幅风景罢了

  其实   那不是英雄的墓碑

  人民当家传世的一尊宝典罢了 

  碑文写道   我们要好好的活着



爱,诗歌不竭的源泉

漠 血


  诗缘情。诗言志。


  一个热爱生活,对善良事物充满激情的诗人,他的诗歌里就有历史的厚重感,有生命的丰盈底蕴。诗歌诞生在爱里,诗文成了表情达意的手段,在工作之余,闲暇时候,一些挥之不去的情景,一些刻入记忆的东西,慢慢爬上来,在大脑里窜动,这些窜动的物事成了我写诗的第一手材料。有时候,一首诗的形成可能是由于二三十年前远去的一些记忆,他们已经褪色乃至发黄,可是,那绵延至今的爱却因年代的久远而更具韵味。这个时候,我隐隐的感觉到诗歌亲切的召唤,一句奇妙的语言到来,一首诗就有了诗眼,文思从这个文字的小孔里细流一般流淌着,缓缓地,一首诗歌,如一个婴儿,呱呱坠地了。此时,内心的爱具体起来,生活的磨砺以及所经历的辛劳都找到了附着物,只是这附着物是抽象的,它是诗性是精神健身的一个表述,是诗歌对于我垂青的一种表现。


  《致村长》写于二十六年前,他们领着三十元的薪水,在村寨的山间地头劳作,在上级和村民间走动,调解着芝麻西瓜一应具有的乡间琐事,张家打公骂婆,李家的鸡啄了王家的辣子等,都需要他们处理,我的内心隐隐有一股酸楚晃荡着,于是有了《致村长》。由于亲眼目睹了西南煤都的经济变迁,心中的感慨和悲酸同在,于是有了《黑花朵》。


  第一次到北京,参观故宫,震慑于一个民族的伟大的建筑智慧,惊异之余有了《故宫之歌》。对于家乡,对于我自己的种族穿青人,是我成长的摇篮,梦里诗里总要有一番拜谒,于是有了《凋谢的大背箩》。


  有时,写完一首诗歌的过程都流淌着泪水。我知道,这些来自心灵深处的雨滴将我沐浴,我一次又一次的经历来自爱的洗礼,我爱着我的祖国,我的家乡。


  在我看来,诗歌就是爱,是诗人在超越了自己现实局限时,脱颖而出的爱的呓语。锤炼自己,在大爱的旷野长行,是诗人的使命。当然,不是所有有大爱的诗者都是大诗人,但是所有大诗人一定诞生在大爱里!


  一个热爱自然的人必定爱人类,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他的创作就是永远的不会枯竭的心灵之旅了,他以诗歌的形式拜访这个世界,以诗歌的优美和崇高打动这个世界。


  我曾经一度对生活感到无比困惑,是诗歌支撑着我走了过来,这几乎让我觉得是最后的稻草。在一个小小的感动和绝望中进入诗歌的状态,慢慢地,走进了浪漫,也追寻着唯美,我感觉到诗歌在田野,溪边,或城市的某一角落等着我。


  世界是浑圆的,万物皆可入诗。 而爱是这个浑圆世界的中心,我把爱作为一生的事业来践行,希望通过自己微薄的愿力来增添一分光和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