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专题策划 查看内容

《网络诗选》各省市选展(贵州)

2016-1-18 16:56|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295| 评论: 0

摘要: 著名的日子 冰木草 用暗哑的短笛,谈论亩产、学历 梦想和集体主义 唇齿缺痒,却注定,这是 著名的日子,适合歌颂 赞美,手脚蜕皮 生活升温,拔高的玉米 撬动报表上的小数点 不耶路撒冷,不饥饿不严寒 拉二胡的盲人 ...

 

著名的日子

       冰木草

 

用暗哑的短笛,谈论亩产、学历

梦想和集体主义

唇齿缺痒,却注定,这是

著名的日子,适合歌颂

赞美,手脚蜕皮

生活升温,拔高的玉米

撬动报表上的小数点

不耶路撒冷,不饥饿不严寒

拉二胡的盲人

告诉我,他看见的光明

http://blog.sina.com.cn/bmc

 

 

春日遥寄远人书

        哑木

 

春风浩荡,横无际涯

我这里又是春意盎然

不知你那里,是否也是

新换了人间

 

只是每次在春风里静坐

都显得阒寂无聊

那桃花、梨花、杏花

灼灼其华的物事

都成为了这个春日的附属

 

那广袤的土地里,岁岁年年

多少人离去,归来,再离去,再归来

循环往复间,消逝的

不止是你,不止是我

 

就像此时,我在春阳里昏昏欲睡

如身患大病之人

眼里没有一丝春日的光辉

 

倒是那漫天扬起的尘土

像是谁把自己的骨灰

重重抛洒开来一样

http://blog.sina.com.cn/yamushaxue

 

高原苗家人

     杨刚

 

这是群山之上的民族

如太阳奔跑。

风吹高原 

吹动那些灵魂上的刺青

城郭,楼台,烟火,山庄 

吹动图腾

芦笙和竹笛。

 

乡村是城市的肺叶,日趋

边缘化。

愚公移山的精神,高过云层

高过鹰的臂膀。

猎枪不响,胸膛上是

十万颗愤怒的哑雷。

躬耕骑射,正收缴刀枪。

 

那藏于深山的苗寨,正沿着古老习俗

酝酿新的梦想

走出群山,穿过

不同肤色和语言。

芦笙响起时

史诗,

雄浑,悲壮,苍凉

http://blog.sina.com.cn/u/2610950064

 

今夜的月亮有些忧伤

           朱永富

 

这自尽前的节奏

不得不提到一截冰凉的舌头

而牙齿的矛盾照常异化

我们所认同的暴力尚未完美解构

贵妇人,白色的连衣裙像页稿纸

我无法确切说出她体内的法宝和武力

风霜打湿马车和鞋子

一头摔上山崖,满地碎银

十二点她躲在高大的针叶林背后匍匐

独白也有孤独的缺口,风穿过

今夜的月亮有些忧伤,淡淡的忧伤

不食人间烟火的忧伤

高贵的忧伤

她的忧伤不等同于我的想法

她的忧伤有金属破碎的声响

http://blog.sina.com.cn/u/1712955402

 

救苦解结

    徐源

 

把腰弯低一点

为逝去的亲人  守护凡体

超渡亡灵  也为我们还能在这世上

看春夏秋冬轮回  救苦——

一本经书的长度  穿青老道士

额纹的长度  一生的长度

手握佛香  绕着老屋  绕着自己的根

把家门前的路  踩得更加深陷

望山裙在风中  载不住

流连忘返的魂魄  昔日的笑脸

我们的身前  是活着的光阴

我们的身后  是活着的影子

 

倒着走回来  拾起所有悲伤

回到起点  拉掉棉线的活结头

改变死去之人的命运  他升入天堂

我们移动  在黑白之间

在停止与继续之间

把腰再弯低一点

手持映红幡  身着青衣

身上的每一根骨头  安装于何处

在这条路坎坷的地方

为朦胧的命运解结

http://blog.sina.com.cn/xuyuan841021

 

一根木头的命运

       陈德根

 

它从车厢掉落下来

 

它将再活一遍

重新拥有未来和远方

无论森林里,是否回得去

它的内心也一片潮热

 

也许它会做成无数的刀柄

在磨刀石与案桌之间

和屠夫一起过咬牙切齿的日子

 

也许会做成一张餐桌

从此支撑起一家人

四平八稳的生活

 

也许会投入火红的炉膛

它渴盼那瞬间

和落日一样的悲壮

 

但此刻,它在我手上

你们不知道

为一根木头安排命运有多难

http://blog.sina.com.cn/u/1349669135

 

 

不明就里的蝉蜕之歌

        罗霄山

 

是爬过古松的棕红色气味

一只蝉蜕的陈列之词,仿佛遗嘱。

我们时常将强加的药性

引申为对世界不怀好意的叵测。

不可避免地,它的背部

开始出现裂缝,仿佛我们

在相爱时,无法逾越的鸿沟

轻轻退出居住半生的旧屋

主角将棺椁挂在树上。

我们忍受它在高音部的歌唱

默许它单调的旋律,作为存在的一个部分

或是以简单之形,指证

人类简单无知的证据。

它不再鸣叫,停止

鼓动羽翼。也不用针刺口器吸取树汁。

我们无法将其还原

为其净身剃头、穿戴寿衣。

多像一位死于异乡的背井离乡者

体轻,中空,易碎。无臭,味淡。

它拥有世界上,最为干净的尸身。

http://blog.sina.com.cn/luoxiaoshan2008

 

过小关湖

    西楚

 

一棵树停下来,看自己跑了多远

这是湖边,年轻的落叶松

枝干上,有锯齿形的屈辱

和无形的悲伤。

 

黑夜缠绕过的根须,

让汽车的速度一慢再慢。

这是云朵载不走的人生日志

这是北半球上,阳光穿不透的早晨。

http://blog.sina.com.cn/gzdsbtf

 

 

一块千年石头

    王晋

 

我是你必经路上

一块千年的石头

在风花雪月岁月里

等你。为了那份爱

 

阳光让我发热

开成一朵美丽的鲜花

风霜让我躲藏进寒夜

在那灯明的门缝

挡住一粒雪花的入侵

你那样芬芳

让我入醉

 

你是那熟透的苹果

穿过你的身体看到明月

找到你安静的心灵

为你化为一枚化石

在你有心灵中

融化成一段神曲

 

绕着山梁

沿着溪流

飘过我们的高原

和圣洁的村庄

http://blog.sina.com.cn/gzwj13984560616

 

 

  居一

 

一丛鬼火在荒郊乱冢燃烧,这说明,人死后

只有少许孤魂,能举起骨头里最后的火焰,为自己照明

 

在太阳下行走,总是无力抬头,且内心一片黑暗

连微笑、愤怒也不属于自己

跻身在一群被驱赶的尸体之间,不知道谁是赶尸人

全然不知是否活在人世

 

倘若是人,都网络时代了,为什么世界依然动荡

生命的火焰不知何时已经熄灭,难以安身立命

为什么总是在伟人和圣贤高举的火炬下躲避风雨、苟且生存

(啊——这些令人敬畏的纵火犯!)

从小,我就把所有事物的逻辑、公式、衣服、骨头

统统交给了他们

 

我甚至已经扔掉了火石与火草,嘲笑烟鬼的邋遢和不轨

作为文明的孩子,应该使大地更加干净,使坟茔和墓碑消失

既然最后恭候每个人的都是火葬场,变成鬼魂的唯一可能

就是人还活在世上,就把鬼的生活演绎得山穷水尽

 

这是清醒的时刻:教科书在传播什么样的爱

父母的言传身教令人怀疑

基督、佛陀是危险的,孔夫子也是危险的

 

必须从骨头里取出火焰

来一场蓝色的革命

http://blog.sina.com.cn/zengjuyi

 

 

别和我谈爱情

        陈润生

离开大岭山广场,我很纠结的在半路上写下
半首诗。故乡
的秋天很凉,父亲在地坝晒包谷
他的白发比去年更坚硬。晒席上
金灿灿的包谷刺痛了我的眼睛,父亲
沉默。我在县城
开了个诗人烤鱼店,生意时好时坏
诗歌一文不值。
远方很远,故乡在背后冷静的望着我
我沉默。习惯了孤独
与爱情有远远的距离,所以请任何人
千万别和我谈爱情。我很穷
很穷 很穷 很穷

没钱在县城租一间小房子
栖身。没有安全感
所以我劝所有认识我的女人,千万
别和我谈爱情。当然
如果你愿意和我谈诗歌的话,纵然是死
是要奉陪到底的记住
千万别和我谈爱情

http://blog.sina.com.cn/u/2696174723

 

 

沉默的引鹰

       姚辉

 

谁已无话可说?当云霓代替长路

鹰影旋转  成为风声中那团灰暗的火

 

天穹有铁铸的浩渺,寄寓。翅翼颤动 

夕光划过瞩望——大风翻卷

鹰影  带来生命理当承受的焦灼

 

谁放弃了既定的倾诉?

被诅咒千遍的暮色赤帜般上升

谁怀念?沉默的鹰  仿佛刀刃

从血肉间  倏然闪过

 

鹰影吱嘎  我们经历的晨昏

留下千种蜿蜒的痕迹 

谁翔舞的灵魂  渐渐超越了荒芜?

 

而许多爱憎是无须简单言说的

骨骼消失在风声中  还有爱憎遮掩的炎凉

鹰影接近春天  缄默者高擎的星光 

斜了  我守着自己碎落的诺言 

看云霓高悬  鹰影闪烁

http://blog.sina.com.cn/yaosanren

 

 

登山

    蒋能

 

走,登山去!

登上故乡那座最高的山

 

一路荆棘、乱石,还有

牧羊人的惧怕,被踩在脚下

 

不要好酒,好肉

不要呐喊,不要挥舞旗帜

 

我要认真盘点一下故乡的事物

包谷,牛羊,村庄……

http://blog.sina.com.cn/jiangxhong

 

 

站在黄果树瀑布前

        末未

 

不要问流水,为什么

勒不住马

那一刻,恍若失足

与自己形成落差

 

世间事,谁也作不了你的主

就像此刻,完全可以回头

但流水却纵身一跃

 

生之大美常这样

暗藏在一念之间

天堂与地狱,也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