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专题策划 查看内容

黔贵七侠PK燕赵七子

2016-1-16 11:57|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436| 评论: 2|原作者: 黔贵七侠VS燕赵七子

摘要: 黔贵七侠PK燕赵七子 简介:黔贵七侠,来自贵州,不吹牛,也不吹大象,用诗歌行走江湖。 《无论快慢你都将输给道路》(外三首) 赵卫峰 无论快慢你都输给道路 无论你怎么走 你都无法亲眼看见永久 这么想时,你骤 ...

黔贵七侠PK燕赵七子

简介:黔贵七侠,来自贵州,不吹牛,也不吹大象,用诗歌行走江湖。

 

《无论快慢你都将输给道路》(外三首)

赵卫峰

 

无论快慢你都输给道路

无论你怎么走

你都无法亲眼看见永久

 

这么想时,你骤然停止

像梦中勒马的骑士

 

像枕头。它也需要时间

去恢复

受到重用前的平静

 

 

《国产之夜》

 

笨鸟先飞 木偶尾随

一场人所不知的战争悄然孕育

 

乌鸦在听 葡萄园堕落的回声

老鼠像失控的地铁朝着深秋狂奔

 

一阵风忽东忽西 一句话化整为零

剥皮的香蕉是否还有还原的可能

 

提琴成为哑谜 月亮半睁半闭

一条小鱼如何才能咬紧幸福的把柄

 

一座大山倒塌 梦境踹翻在地

最硬的骨头说硬又能硬到哪里

 

盲目者在瞎想 在等待 啊——

什么时候趾高气扬者才会停顿下来

 

最后他开灯 他睡不着

他要和一朵昏沉的花儿谈谈明天的生活

 

 

《月亮常见,我们常说》

 

可以说,月亮最擅长的本领是弯曲

这能体现尖锐,和期待感

就像有人,有时会以恨来维持

来锻炼记性

 

其实我这样的看法

有些牵强

 

就像有人

只喜欢

只注意月亮的圆

 

其实我想说的

无关于月亮本身

 

其实我想说的月亮

不在天上,也不在远方

 

它和梦那么大

它和你的梦那样

没有翅膀

 

 

《春天不只在晨报上突出》

 

春天不只在晨报上突出

少妇不只在多年后的林荫道醒目

一个人,一声不吭

一条狗踩着闲置的黄昏

衰微的节奏,安定的倒影

沿途野草,枯枝和石凳

像被时光制住的冤魂,懂得了

闹中取静,回味空虚

拘泥的远景,风过处

有血有肉的细节原封未动

不见经传的乐趣已被乞丐掏空

这一幕其实平淡无奇

犹如教徒嘴上的上帝

少妇张口招呼她的宠物,不断的风

把零散的尘土,打工的人群

送上夜幕下的还乡之路

 

【赵卫峰:白族。七十年代生。居贵阳。诗人、评论家,著有诗集、评论集多部,主编诗论集、诗集多部。中国作协会员。】

 

 

 

《鹿港》(外一首)

阿诺阿布

 

阿按:世上有太多不同的肤色,不同的语言主,不同的嗜好,不同的美艳,不同的手段,但是,苦难,在人间世都是相同的,在天涯海角都是一个样。对于台湾,对于鹿港,对于我,罗大佑先生和他的《鹿港小镇》,是侧面的,可以说是太过于侧面的。我写下这首《鹿港》,并且为其中的抒情部分感到羞耻。

 

 

我看见谎言和船桨以及诸多

拉长的咒语以及伤痕累累的鹿港

半盆鲜蚵开始最为可耻的

攀谈   脏兮兮的鹿港

一棵蕨芨草也不长

 

一棵蕨芨草也不长的鹿港

离地三尺   种蚵女人的脸

以光阴的速度吞回寄生

吞回远方   耳廓上的空洞

注定这个世纪将用来白活

 

我将用来白活的这个世纪

大海在身边天昏地黑

鹿港从无到有   从头到尾

和燃香磕头的信男善女无关

蚵壳不在你的手上就在我的手上

 

 

《对庆安,我只有敲打头盖骨》

 

从酒店门缝滑进来的消息

夹带一串弯曲的阿拉伯数字

像初潮少女不小心弄脏的底裤

我敲打酸痛的头盖骨

在遥远的大西南

不得不承认  痛是一种幸福

我想制造一个词   一个虚构的词

它比子弹公正

比新闻联播快

白天捆绑遍地的麻木

晚上缝补无边的谎言

(可怜我制造不出这么一个词)

捂上耳朵我听见柏林墙深处

枪声的回响

闭上眼睛我看见审判台上空无一人

而四周座无虚席

我敲打头盖骨  这是最好的时代 

山河值得人们一次次拯救

我敲打头盖骨  这是最坏的时代  

全天下竟然都在纺织遮羞布  

 

【阿诺阿布族。1971年生。著有长篇小说《秋天的最后一个处女》《弯腰到情人高度》,诗集《被背叛的昨夜》、随笔《酒桌上的光阴》,剧本《画家村》《剑比夜黑》《政协主席》《去年的地老天荒》,歌曲《我所居住的半山腰》《水西传说》等。中国作协会员。居贵阳。】  

 

 

清明的故乡(外五首)

李寂荡

 

清明,心怀愧疚的我

又回到烟雨濛濛的故乡

我又行走在童年的山路

山路泥泞不堪,行走犹如跋涉

 

在村寨后面的山坡

散布着祖先的陵墓

从覆盖着青苔、业已风化的字迹

我仍能分辨出祖先的名字

我从未见过的祖先的名字

 

去世十多年的伯父

墓碑崭新,碑文字迹清晰

我还能清楚地忆起伯父的音容

而此时,他被掩埋于一堆泥土

悄无声息,默然无语

 

将雪白的清插上坟头

清,像阴间的旗帜在阳间的风中飘扬

点燃香烛,燃响鞭炮

爆竹声在故乡的山水间清脆地回响

 

我惊诧于故乡的溪水那样的清澈

而在童年,我对此却熟视无睹

 

梨花、李花、桃花孤单地绽放在村舍之间

而村前广袤的田野,油菜花

像汹涌而沉默的黄金,铺了一地

 

对面的山岩仍然像匹白马跃立。不闻嘶鸣

溪流仍是弯弯曲曲地穿过田野,低调而谦卑

 

清明,尽管是莺歌燕舞、万物竞发的时节

可在我的故乡,我感到的却是巨大的阴冷

 

 

北方红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唐)杜牧

 

我对你的歉疚与日俱增,亦如感激之情

音讯杳无的你,耳畔或许正回响着地中海的波涛

 

那时,你坐在我的后一桌

笔记记得慢的我,时常借你的笔记

你爱读泰戈尔的《吉檀迦利》。恬静而羞涩

像池塘边缘一朵素白的,不引人注目的睡莲

 

毕业了,我茫然地搭上开往南方的列车

你托别人送给我,一本笔记本

笔记本里夹放着你的照片,住址,心形图

还有你反着写的英文字, 爱你

——惊讶的我眼前蓦然浮现

站前广场上,你孑然伫立,低头不语的身影

而此刻,汽笛长鸣,沉重的车轮开始辗压铁轨

 

那是个大雨滂沱的夏天

火车在大雨中穿越了一个又一个省份

当一个又一个漆黑的隧洞扑面而来

我知道到了——久别的,故乡的高原

转乘汽车的小站,烟雨濛濛的远山

我听见,鹧鸪时断时续的叫唤

 

在黑黢黢的山坳,我开始给你写信

写给八千里路云和月,写给灯火辉煌的都市

倾诉或许就像故乡的雨,漫无边际

啊,那青春的幻境,无涯的山地,你或许梦见。

我仿佛又看到北国天穹飘零的柳絮

看到你在漫天大雪中款款而行

你寄来的北方红叶啊

仿佛思恋的心,一片羞赧

点燃我最为寥寂的岁月

 

曾在外省飘泊的车站

我时而选择北方,时而选择家乡

最后,优柔寡断的我还是选择了离你越来越远的方向……

 

 

在省委党校,一只松鼠……

 

          来跟我玩啊

          为什么跑啊

          弄得枝叶摇摇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刘十六 2016-1-17 08:06
精彩纷呈!
引用 刘十六 2016-1-16 12:02
首席观阵

查看全部评论(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