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原创诗歌 现代诗 查看内容

张随:月亮脱下来 唯一的白色的衣服

2018-6-29 12:30|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33| 评论: 0|原作者: 张随|来自: 本网首发

摘要: 我知道自己在你们心中的地位,我的朋友 我说自己像是落日你们会嘲笑我的狂妄 这些年来你们谁曾经注意过落日 谁曾经体会到落日送给你们最后的温暖


1、月亮和信笺


太行山把我们抬得越高
我们越亲近月亮。
像在回忆里沉锚,
有模糊而又清晰的印象
迫使汽车在山间停泊。


月亮脱下来
唯一的白色的衣服,
盖住漫山遍野。
像是天堂落下信笺
轻轻盖住我们的脚面。


无远弗届的叶语
读出真正的无字天书;
空气纯净得像是
被橡皮擦刚刚擦过。
我们屏息静气阅读
唯恐打搅
沐浴于自己光芒中的月亮。


带着生命中所有可能的
隐秘欢乐和创痛;
我们蹑手蹑脚离开。
连月亮的衣服
都没有敢惊动,
像是温习了一遍少年的情书,
又把它顺手拍回群山的邮筒。


2、颈椎


你用只允许我一个人听到的声音
提醒我,你存在,并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像一切内部的事物一样,你的爱
有难以察觉的特征。譬如与母亲相处
譬如在辉煌的夕阳中禹禹独行
譬如临界不惑之年,内心却越来越巨大的迷惑


有时候天空漏下一线清明,我晃动起脑袋
以聆听你“嘎巴、嘎巴”的零距离训诫
为了把握你的形态,我把你想象成
某个年代久远的庙宇的廊柱
朱漆斑驳已遮掩不住内部的千疮百孔
被大雨逼迫的旅人,至此更加局促不安


是的,当你用一根钢针别进
我的后背,像用“定身法”定住
我从床上挣扎起身的姿态,
迫使我在短暂停滞的时光里
对人生之逆旅做出反思,并开始惭愧
仿佛突然注意到一匹瘦驴——那是一路行来
唯一的旅伴,它正在坚持,正被病痛折磨……


多么荒唐!又多么无可奈何
你本该是我身体中八面玲珑的部分
如今却被折磨得成了一个愤青,每日
用切齿的诅咒来确定自身的价值。
我决心对你好一些,我担心你成为
“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担心你
会从“愤青”成为“愤中”,甚至
都不会在愤怒中步入老年,
像我的一位同学,前几天
在饭局上不打招呼就抛弃了人世……


3、秘密
——给我初中217班的同学

用一场雪来结束聚会
我相信其中必有秘密——
我们印在雪地上
各奔东西的足迹
恍若二十年一路行来的记忆。


听!此刻,雪花不再保持缄默
它仿佛穿越时光而来
纷纷扬扬落下
与我们一道纵酒高歌,众声喧哗。


青春作伴,我们是彼此
回不去的故乡;
沧桑历尽,我们重聚,促膝而谈
成为彼此少年的占卜师。


我们确信岁月
并不比命运更加无情;
我们确信彼此
并不比镜中的自己更加遥远。


当我试图记录此刻,
此刻早已过去。
赫拉克利特的河流
并不为一场聚会或者大雪
而稍做停留。


我在无尽怀念中获得解脱;
我确信触及了时间的温度。


4、我们内心柔软的地方
——赠TQ

当你叙述起你们之间的交往
有一束光落下来,
照亮我们内心柔软的地方。


你的脸呈现出旧事的内伤
你的眼却分明有心事的闪亮。
伤痛从暗处里探出手
把脸上落雨的线索
打成无数纠结。
这时候,你比一个孩子委屈
比一个老人更加沧桑。


夜晚够大,放得下无限铺陈。
老顶山在无数细节里
退为隐约的背景。我感动于
过了不惑之年,你的疑惑
仍旧被一匹绸缎包裹在褶皱深处。
你的触碰即疼的柔软
也是我的。坐在车里
我们是两本故事里
不该碰头却命运相似的主人公。


无数人撞也撞不开的城门,
被命中注定的一个人轻松入侵。
至少证明了上帝一直醒着
不停修改着我们的命运。
至少我们该相信,
他从未放弃追求完美作品的决心。


你看,今晚他打开手电筒
照破书桌上长夜,让光线落在
我们内心柔软的地方,
像是照亮干净的白纸。
那就是他为我们设置的天堂,
如何抵达却让他搔短白头,苦苦思量。


我们柔软,所以尽量舒展,
像一张白纸应该的模样。


5、落日颂


我知道自己在你们心中的地位,我的朋友
我说自己像是落日你们会嘲笑我的狂妄
这些年来你们谁曾经注意过落日
谁曾经体会到落日送给你们最后的温暖
你们发福了,你们喝多了
你们在日落后不停地呕吐,不停地……
你们甚至连落日的碎片——那些已经冷却的
星星都不屑一顾
让我来讲讲吧,关于落日
关于在我们贫瘠的交际圈中曾经有过的无限美好
有时候落日像一枚徽章,你们在水中一再打捞
最终捞起的却是一枚令你们满意的扣子
有时候落日像弥留之际的一只手掌
它努力探向你们,努力但却无力
有时候落日提醒你们注意,注意这最后的比喻
落日像是落叶啊,它无力,它在飘摇
“落叶依于重扃,感余心之未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