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诗讯社 诗讯快报 查看内容

2016年度贵州诗歌排行榜(上)

2017-1-1 20:45|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567| 评论: 0|原作者: 中国诗人阵线网|来自: 本站首发

摘要: 2016年度贵州诗歌排行榜淡若春天(黔东南)淡若春天:女,70后,苗族;诗作散见各诗歌刊物及选本等。《越人歌》沿途的河岸,已到暮年我们还假装为它开门,让河水流进来有船的时候,水花混乱,暧昧地响动我来回路过好 ...


2016年度贵州诗歌排行榜


淡若春天(黔东南)


淡若春天:女,70后,苗族;诗作散见各诗歌刊物及选本等。

 

《越人歌》

 

沿途的河岸,已到暮年

我们还假装为它开门,让河水流进来

有船的时候,水花混乱,暧昧地响动

我来回路过好几次,唱歌的喉咙

已说不出少年事

风有些冷,我们无视节令说着春天的话

那些饥饿的植物,多么孤单

那些陌路的山川,

早就离群索居

这世间,唯有思念可以高人一筹

否则,我怎会身穿草木,披挂心经

被爱缠身

 

 

《我的羊群》

 

总有一天,我要收养一群羊

让它们在世外吃草

尽情发呆

交配,欢愉

让它们浮生都闲着,繁忙的是大地和小草

让它们没有理想,无所畏惧

状如蠢物,磨磨蹭蹭

面无悲喜

黄成松(贵阳)


黄成松,80后,苗族。诗文散见于《诗刊》、《星星》《寻根》等刊。著有文艺理论专著《发生与阐释》。贵州省作协会员。

 

《遗忘》

 

我确信在阳光下会忘记一些事情

然而黑夜来临,叶落大地

我又会把他们想起

我确信在雨水里会忘记一些事情

然而雨打芭蕉,枯荷沉潭

我又会把他们想起

我确信在春天不会想起你

然而大风吹起,豆蔻初萌

我却想起和你有关的诗

在荒芜的青石小径,算计

流星一颗一颗消逝

  

 

《十年是一个略带沧桑的字眼》

 

很难想象,我的词汇中会出现

“十年前”这样略带沧桑的字眼

这意味着我已被时间定义,不再年轻

开始在日暮的晚霞中回忆往事或故人

今天,与一个十年未见的老朋友

相遇在北海北

十年,那一长串模糊的名字

足以让相互提醒、伸长脖子的我们

回忆很久,有的完全死于记忆的窄门

在咖啡屋喝茶的时候

暴雨倾城而至,还夹带着冰雹

看着马路上四处逃窜的汽车与行人

多么像这些年,我们四处飘零的青春

卡西(贵阳)

 

卡西,60后,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曾获全国爱情诗大赛一等奖,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2013年中国诗歌选》《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

  

《风吹的方向》

 

风吹的方向,是东是西是南是北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我却无法说出

只知道它浪一般漫卷过来

痛快淋漓的呼啸过后

整个天空便异常干净,透明如镜

 

阳光柔绵,披在高原身上

南明河水渐渐消瘦

凸出的肋骨暴露了藏匿已久的心事

一只白鹭飞过十里河滩

仿佛某个女子带韵的身影

让秋天的脚步,出现细微的慌乱

 

绿皮火车还在城市边缘喘着气

许多事物在疼与痛之间

固执地亮着,像小小的佛端坐心里

冷却的词语长出诱惑的羽毛

如眼前潦草的风,慢慢变得锋利

 

 

《代价》

  

很多时候,我们渴望时间能慢下来

以为就可以看到

一只蜜蜂飞行留下的痕迹

听见一朵花打开的声音

甚至,摸到白天和黑夜碰撞的硬度

还有天空与大地遮蔽的那一场,很深的睡眠

这把美丽的刀子

无时不在剔着活跃的神经

 

很多时候,我们只想到事物的一面

而忘记事物的另一面

渴望乘以慢速度,裸露出的丑陋和狰狞

谁也始料不及

慢的过程

其实隐藏着更大的伤害

它分秒在算计着

我们下一步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李静(黔西南)

 

李静:女,苗族,80后,贵州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山花》《星星》《散文诗》《贵州日报》《贵州作家》等,入选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黔西南散文选》《黔西南散文诗选》等作品集。现居黔西南。

 

 

《十年》

  

习惯在一杯咖啡里安顿

从一张纸到另一张纸,从城市

到乡村。披着钢铁的外衣

所谓幸福,不过如此

 

一朵蔷薇柔弱又坚韧

她漫步在自己的等待中

唯有时间沉默

皱纹触目惊心,年华易老

不堪一击, 唯有痛楚的肉体与灵魂

沉默。像一只蚯蚓

一直前进,泥土里的骨头

一直燃烧,血管里剩余的温度

 

冷冷的命运在冷冷的目光里

而我依然厚着脸皮

劳作,而且信仰爱

 

 

《醒来》

 

醒来,面对这稀薄的空气

请给我一些水,一些勇气

一些可以安静坠地的遗忘

远方

是梦想的来源

 

翅膀折断。伤痕累累的手指

沾着泪,依然缝补着

时间的空隙,一群白蚁

啃食着人心,却

漏失了光阴

 

佛端坐神龛,高高俯视

风,冷冷吹过

吹不走的善良

抽离出

柔软的灵魂

 

一个人,一本书,一段历史

夹杂着生与死的思考

命与运

一撇一捺

还原了古训的本真

可能,或不可能

与微闭的眼睛

一起醒来

冉小江(遵义)

 

冉小江:80后,土家族,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诗刊》《人民日报》《诗潮》《星星》《诗歌月刊》《山花》《诗林》等。

  

《身份》

  

在晨光中,我想起自己的先祖

他们从巴蜀之地迁移而来

经过云贵高原,然后来到这个

黔北小镇。当时并没有那么多路

我担心他们,有没有一个

提前准备好的朋友,可以借宿

休息一双脚,等稍微安顿好

就兴家置业,像我现在推开窗子

面对新的一天。晨起的人们三三两两的

这表示,作为一个外乡人

我在他们中间,一直隐藏得很好

  

 

《简单》 

 

植物们在大地上活得很好,我已经慢慢习惯了

在一个遥远的季节里,谈论一路向南的事

那些书籍、衣物

代表我依然在这里,用掉光阴与其中的晦暗

源源不断的悲伤,一直是这样

该来的一定来,不来的还在远方

有时候,我走在这条河上

从水里听到消息,起身

和晨光中的冷对话,有时候我不这样做

世间给我的就这些,像他们规定了行程

和路上的折光,它们打磨、消瘦

让我在村子里渐渐地安静下来

那里没有扬起的尘埃,没有过多的喧嚣

一颗心安置在这里,轻轻放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