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诗讯社 新诗出版 查看内容

商震诗集《无序排队》出版

2016-1-15 00:20|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347| 评论: 1

摘要: 商震诗集《无序排队》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该书由诗人从其六百余首作品中选定编排,共收录一百七十六首诗,是其至今创作的回顾与总结。商震的诗本性情、重体悟,多有老到洗练、富于启示者。这些作品紧贴生活,有着 ...
 作者:商震

  商震诗集《无序排队》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该书由诗人从其六百余首作品中选定编排,共收录一百七十六首诗,是其至今创作的回顾与总结。

  商震的诗本性情、重体悟,多有老到洗练、富于启示者。这些作品紧贴生活,有着浓郁的日常气息。在极其细节的刻画中,诗人又常常抽身出来,投以冷冷的一瞥,见出情怀与兴味。

  作为诗坛老将与资深诗歌编辑,商震向以“推出他人为乐事”,对于自己的诗集,他觉得 “一本诗集在此,多说话就有装扮、矫情的嫌疑”。不过在后记中,商震仍然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诗歌标准——“好诗如好酒”,并且满怀豪情地表示:“这本诗集 出版后,我会写出更多更好的诗作。我自信。”

书名:无序排队  作者:商震   ISBN 978-7-5063-7489-7   定价:35.00元   作家出版社2014年9月第1版  书名:《无序排队》 作者:商震 ISBN 978-7-5063-7489-7 定价:35.00元 作家出版社2014年9月

  无序排队:商震诗选

  选自《无序排队》

 

  一把宝剑

 

  我书房的墙上

  挂着一把宝剑

  那是从少林寺买来的

  一把很好的剑

  掂在手里很瓷实

  拔剑出鞘  寒光耀眼

 

  我为这把剑  豪气了

  很长一段时间

  拿破仑  项羽  岳飞

  都在我眼前闪现过

 

  我一直没为这把剑开刃

  我怕开刃后  找不到属于它的血

  或者  我怕那刃上会真的有血

 

  宝剑尝不到血是悲哀的

  血溅到我身上  我会更加悲哀

 

  一把好剑

  只能当工艺品挂在墙上

 

  起初  我偶尔会把剑从墙上摘下

  拿在手中舞几下

  遐思一番

  后来  觉得自己可笑

  再后来  竟忘了它挂在我的墙上

 

  最后一次想起它

  是老婆把剑柄上的红缨摘下来

  绑在花花绿绿的扇子上

  去跳老年舞

 

  社会生活

 

  一个好朋友约我下棋

 

  我们用一块块木头做的兵马

  摆列战阵,埋头厮杀

 

  棋盘上,是

  一块木头请另一块木头出局

  心里却想着,怎样

  你死我活

 

  我们表情紧张,敌视

  往日的友情化为乌有

  活脱脱的两个歹徒

 

  苦冬

 

  无雪的冬天是我的敌人

 

  雪不来,故乡不和我说话

  雪不来,我在异乡的苦楚无处掩藏

  雪不来,所有的风都能把我吹动

 

  我是脱离了根的枯叶

  易怒易燃

  雪不来,就不安静

 

  冷水澡

 

  我从无中来

  你也是,他们也是

  无,是一切的祖先

 

  不把水冻僵

  冰就得不到承认

  你疼了,才能感受我的力量

 

  你啃食着我

  他们啃食着你

  我的獠牙也沾着血迹

  我和你、和他们

  是狮子和羊、羊和草、草和水、水和狮子

 

  想明白这些时

  已说不清该有还是该无

  想明白这些

  每夜都睡在冰上

 

  钓自己

 

  一片平常的海域

  我临水闲坐

 

  眼前的水波澜不惊

  进行着寻常的争斗

  水是想平静的

  只是风不依不饶地掀动

  浪头不高,噪声很响

 

  稍远处,海水似动非动

  那是历史里的故事

  你认为它在休眠

  它就休眠

  你觉得它在翻动

  它一定在翻动

 

  更远处,茫茫的

  水天云雾搅在一起

  是看不见的未来

 

  突然觉得

  这一片水是我的

  是我不敢往深处走

  也退不回来的海

 

  工笔画

 

  不管是牛年还是驴年

  我要画马

 

  画一匹马,有几千年传统的马

  张着嘴,也不出声

  不对鞭痕怨

  不对青草喜

 

  四蹄腾空,仅在纸上

  不主动位移

  飞奔和撒欢都交给梦

  方向由鞭子设定

  所有的远方

  就是脚下踏实的蹄窝

 

  睁着眼睛,不眨一下

  不介意被抽打、骑坐、驱使

  不看路,甚至看不到凸凹不平

  一脸忠实服从的憨态

 

  鬃毛是假的,头脑是假的

  有风无风都不会动

  尾巴是假的

  站在无味空荡的白纸上

  没必要找平衡

 

  绘画最难是画人物,包括画自己

  我只会画这样一匹马

 

  无序排队

 

  我一直在计划着销毁自己

 

  我这个钢铁水泥建造的人

  不反映冷暖血液浑浊肌肉失去弹性的人

  大脑被安装了程序控制的人

  这样的人,一定得死

 

  我没确定何时死怎样死

  因为还有一点未遂的欲念

 

  我这个没看过花开却吃了许多果子的人

  这个吃不饱喝不醉说不出真话的人

  这个有姓名却不知道列入哪个名册的人

  这样的人,不能死

 

  我能看到一朵花专为我开,就死

  能吃饱喝醉说出心底话,就死

  能被证明血肉里有骨头,就死

 

  那些驱使着我和不喜欢我的家伙们

  再等等,我不是一定要先看到你们死

 

  搏杀

 

  和一瓶烈性酒对抗

  用身体

  用满腹诗书

  用黄金屋、颜如玉

  结果,酒赢了

  不!是我的身体赢了

  酒没了,我还在

 

  空酒瓶凝视着我

  一滴残存的酒问

  黄金屋、颜如玉去哪儿了

  我攥紧拳头,发狠:

  可杀不可辱啊!

  即使子曰诗云换不来一文钱

  也要用血肉和烈酒战斗一生

 

  另一个我

 

  我知道,还有一个我寄居在体内

 

  我吃香的喝辣的穿新衣睡暖床

  另一个我都逍遥体外从不参与

  我爱什么恨什么焦虑失眠

  都是另一个我干的事

 

  我不喜欢另一个我时,驱不走他

  我想和另一个我聊聊,他不现身

  有时,他是一棵树

  在他的树荫下,我会唱出绿色的歌

  有时,他是驯兽师

  我偶尔闪出的梦幻光芒

  常被他降服成普通的白日之亮

 

  我一定是欠了他很多债

  活着,仅是为了把他的债一笔一笔地还清

  他天天盯着我,我却看不见他的形色

  就这样,我们僵持着形影不离

  据说,只有我的肉体到了生命的终点

  别人才能把另一个我看清

 

  这个寄居的家伙

  是我心底的情人

  只能有距离地靠近

 

  我一直在设想

  某一天,我的骨头被生活的泥水冲走

  另一个我可能会乘隙而逃

  那时,我将成为纯粹的肉

  单一的我,是会像麻雀一样叽喳地飞

  还是像圈养的家禽快乐地奔向别人的餐桌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刘十六 2016-1-16 09:47
如泣如诉的诗语有如心泉自然流出,足见真情怀与本性!

查看全部评论(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