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诗人阵线网 首页 诗讯社 新诗出版 查看内容

中国诗人阵线副主席崔荣德带你《逆光行走》

2016-12-5 02:34| 发布者: zgsrzx| 查看: 595| 评论: 3|原作者: 中国诗人阵线网|来自: 作者授权

摘要: 中国诗人阵线副主席崔荣德带你《逆光行走》诗崔荣德(1968一),重庆酉阳人,苗族,中共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重庆作家协会会员,华语红色诗歌促进会理事,中国诗人阵线重庆分会副主席,《中国诗 ...
中国诗人阵线副主席崔荣德带你《逆光行走》undefined
QQ图片20161204144728.jpg

崔荣德(1968一),重庆酉阳人,苗族,中共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教育学会会员,重庆作家协会会员,华语红色诗歌促进会理事,中国诗人阵线重庆分会副主席,《中国诗人阵线》副主编。1987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在《人民画报》《星星诗刊》《鸭绿江》《青年文学家》《中国诗歌》《神州》《中学生导报》《今日教育》《科学导报》《科学咨询》《参花》《南方文学》《義之书画报》《贵州民族报》《知音》《百家》《华夏诗报》《杂文报》《作家报》《江门文艺》《当代诗人》《酉阳报》《酉水》《香港诗人》等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小说、文艺评论、教研论文800余件,参编或独著了《六瓣文德书(我的作文秘笈)》、《低处的树说》等9部教育和诗歌专著,2004年12月被鲁迅文学院授予“优秀学员"称号, 2015年9月获中共重庆市教工委、重庆市教委授予的"重庆教书育人楷模"称号,2016年1月获重庆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中共重庆市教工委、重庆市教委联合授予“最美乡村教师”称号,同年8月获“首届蔡文姬文学诗歌二等奖",12月获“2016年第三届华语红色诗歌年度大奖"。现执教于重庆酉阳后坪乡中心校。。

今日推荐

近日,中国诗人阵线副主席崔荣德诗集《逆光行走》由黄河出版社列入"作家探寻文丛"面向全国隆重推出。

该诗集由国务院参事、国务院政策研究室信息司司长、著名作家书法家忽培元先生在百忙中题写书名,将军作家评论家吴传玖以及活跃当代文坛的刘辉、许庆胜、雷丛俊等著名评论家分别作序。全书32K480页,分为“逆光行走"“人在旅途"“风花雪月"三个部分,收录了作者近5年来在海内外报刊以及知名内刊、公众号集中推出的近500首现代诗作,集中体现了诗人对渝东南武陵山区乡村人文生活的观照和对美好爱情的追求,同时也反映了作者在纷繁世界底层生活中成长的心路历程。当代文坛泰斗石英、著名诗评家朱先树以及国内20位文学网分别对崔诗艺术特色及创作风格进行了深刻细致的剖析和解读。

在岁月的枝头摇曳生命的果实

—— 读崔荣德诗歌集《逆光行走》并序言


(重庆) 吴传玖



       作为一名教师,他是无愧的;作为一名诗人,他是勤奋的。从《崔荣德诗选》《低处的树说 》《梦回唐朝》,到即将出版的《逆光行走》,这已经是作者的第四部诗集了。一路走来,生命之树一路开花结果,在岁月的枝头摇曳着生命的果实。也许,诗人对于树的感情就像对于土地的情节,逐渐成“思”。灵魂的告白,如此质朴,根深蒂固:“一棵真正的树/总是倒垂的/它背负阳光和梦想/心始终向往 脚下的大地”这,就是我读完整部诗集都对作者的初步印象。一如作者自己所叙:“这些年 我在球场之外/远离牌桌远离花天酒地/和诗歌长相厮守/感谢诗歌/感谢诗歌给我带来的快乐”是啊,在文字的快乐之中品茗生命的起伏和生活的诗意,像一片无谓的树叶,无论晨昏,无论风雨,都律动着生命的美。生命的境界豁然旷达;还有什么可以遗憾呢!

        作者这一部《逆光行走》的诗集,一共分为了三辑,从“逆光行走”起始,步入“人在旅途”之后的“风花雪月”。其诗句不以华丽示人,却在平实之中彰显棱角,于叙事之中暗藏锋利。不急不缓的文字,波澜不惊;带给读者一个一个真情实感的生命场景与人生故事。诗人在第一辑里又一次把目光瞄准在一棵棵树上:“人世间 我从来不把它们叫做树 /它们是时间 /我只不过是时间之外的过客 /一半在天上 /一半在水里”于是我想,树在诗人的眼里除了是一位自然与大地的使者,也是各种形态的生命,透过一棵棵大树的生长与灵魂,展现诗人内心丰富多彩的思想和感悟。作为一位教师,育人,育苗,也是志在必得!诗人是多情的:“我把山坡上每一棵小草 /叫做至爱的亲人”把自己深深的融于自然与万物;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境界。诗人也是坦然的,如《必须》里写的一样:“必须学会冷静 必须慢 /就像一枚果实不要急于 /挤上枝头 /那些宏大的亮丽的 /一生都在渺小 都在 /暗淡 事物的内部在目光之外 /万丈光芒”。睿智而冷静的人生视角,不断丰沛着诗人生命的基地。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那一首逆光行走:


“逆光行走 /我们把脚步留在空中/


把头颅归还给自己/目光接着目光 /


心沉静下来 /在古代 我们坐上马车/


咕噜咕噜的思想 /沿着长长的驿道轻轻地绿/


天底下 一串串秋天 /就这样成熟/几百年甚至几千年 /


所有的逆光行走/聚集我的窗前 /我仍然活着”。


其实,谁又真正能做到一帆风顺呢?每一个人如果都能在逆光中行走,那么,所有的疑虑,都会在时光的反射中,窥见光明的影子。当所有的逆光都聚集在一起,诗人依然坦然的活着,无谓风雨,无谓坎坷。逆光,带给诗人的是更多的色彩与思想的结晶......


    “我把自己放低一点 /生活就五彩缤纷”这是作者在第二辑“人在旅途”里的一首《在异乡》。是的,诗人总是有一种向上不屈的意志,正如那首”我早就说过我不能轻易死去“的诗句一样:”我还有我的善良我的洁白的灵魂 /那些逝去的枯叶在我心中飘舞 /我始终保持生命的绿意/即便走过片片白云 /我空灵的心总是它们赖以生存的/精神家园“。所谓人在旅途,不过是诗人在生命沿途的风景里,此起彼伏,洒下一的思路诗语。是啊:”崔荣德命大福大 /贫穷饥饿追赶过他 /不幸家庭打击过他 /他没有倒下 /扎根土家苗寨/他懂得了什么叫生活 /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这是诗人给自己的自画像。诗人走过了乌江,桃花源;走过了朱家沟,岩门口,汩罗江。其实,人生就是悲喜的乐章。就像诗人自嘲的一首诗句:“现在 我可以招供了/我来自乡下 我经常与小草和蚂蚁混在一起/没错/小草与蚂蚁在做些什么/我也跟着他们做了些什么/这些也没错/我们无非就是/卑微一点 低矮一点/我们无非就是在偏僻的山野/深爱着脚下的土壤”。作者质朴与醇厚的乡音足以撩人心胸。诗人就这样带着树的品质与坦然,从“干田堡” “后坪”到“中山横门”以及“ 鲁迅文学院”;一路辗转起伏,诗意缭绕,脚下生风。直至北京城里,研讨会上......


       人生,不过就是三个过程,出生,成长,经历。最后集结成诗。诗人的第三个回合就,是人生的必修课“风花雪月”。从最初的娅妹,情感经历起起落落,诗人的爱情:“一贫如洗却又腰缠万贯”爱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风雨,吹过又来,过了又吹;却让诗人再一次学会了坚强,历练出生命色泽的炫亮。执着的信念,坚如磐石:“最好没有河/我才能从你光洁的身体划过去/从而倾听你/撕裂的声音”《纸上情人》在诗人的意念之中生生伫立......文字,让诗人获得精神的欢愉与淡定,爱情,让诗人赋予文字的丰腴和悲喜;即使:“你走了 你留下的名字/是一粒粒饱满的种子/在我曾经荒芜的心里 膨胀萌芽/生根呼吸”诗人于渴望中呼唤,也在渴望中清醒:”来吧 越快越好/我在焦急中渴望 /来吧 越猛越烈 /我在痛苦中欢愉 /今晚我放下所有的武器 /今晚我丢下固守的城池......“


        作为一位苗族乡村教师,在文字上如此硕果累累。诗人是值得荣耀的,也是值得称颂的。虽然,其诗歌并非完美,却足以让读者深入骨髓,难以磨灭。尤其是一棵棵站立的树,形象各异,恣意盎然。是树?是生命?是人生?还是精神与灵魂?面对崔荣德的诗,我们不得不再次打上生命的问号......是啊,我不由想起诗人的那首《我把自己嫁给疼痛》的诗句:


我要把自己嫁给疼痛/


嫁给一切敌对的事物 /


花可以再开/


天可以再蓝


“纤细柔弱的小草/积攒内力/打破了坚硬的大地.....”这是一次次力量的冲击,一次次生命的花开。我仿佛看见一棵树在风中缓缓起舞,根须扎根于山川大地,双手触摸着蓝天白云。是啊,一片树叶的律动,无论晨昏,无论风雨都如此美妙.....请允许我,掌声响起!


是为序


2016年3月12日于昆明

名家点评崔荣德的诗


(一)

古人说:“文穷而后工"。我个人的理解可从两个角度加以印证。一个角度是:为文为诗者其理想和生活不尚奢华,而相当比较寒文而能够对诗对文有本质的理解,发自内心想表达他的思想他所感受,人穷志不穷。这样的作品,是通过心的淘滤,就比较能够达到真正的“工",所谓“工”,是真正的质量和水平。这样再理解另一个角度的“文穷而后工”,所谓"穷",穷尽也,不是随意的"玩",这是一种社会职责,写作,理应认认真真地做,努力地做好,达到苦心孤诣而不是马马虎虎。虽不一定是“吟安一个字,拈断几根须",却也要对得起自己的文字,在自己能够做到的条件,而达到极致。不管别人如何评价,自己的内心感到无愧。从崔荣德的自述书可以看出他的生活条件是比较清寒的,可谓"文穷",但他显然还是尽心尽力想写好,也就是要尽力写好,这是一种“力穷",从他的集子《低处的树说》来看,虽不能说已经尽善尽美,无可挑剔,但相对而言,他是尽心尽力了,因而也达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工"。

(二)

在诗歌界一些诗人热衷于胡言乱语,发出梦呓般的大呼小叫的时尚中,崔荣德坚持走正路,而且以诗来饯行,“去村里走走/不必担心山路是否平坦/只要心里正直/就能走出平坦的大道",看来作者对此的自信心始终没有动摇,而且,他在走正路当中,并不选择容易走的途径。也许他自认为不事于那种绝对的幸运者的时代宠儿和付出不多却是乎浮约利益既禄者,因此他说:“天气很重要/最好是阴雨天/在通往村庄的路上/才能走出农人的艰辛"。

诗人可能是比较清贫的(至少是够不上富裕),但我从诗集的总体思想中找不出那种哀哀戚戚自怨自艾,也迥乎于某些"打工诗人"那种总以“弱势群体"自命而疏于固化骨质,本集诗人是有志气的(在我们老家叫做人在挫折和不幸中要赌志气),如"风吹草低(110页)",只是因为"风吹草低/大地上/全是我们的身影"。“我们"作为普通人,都是根植于大地最具活动性的生命本体。而作为“我们"中的一分子,包括诗人自己和每一个有志气人的自信,是不应被无视,更不应该被亵渎。诗人无疑是从广泛意义上伸张了正气和积极的人生,而且还含蓄地弘扬了公平与平等的精神。

(三)

崔荣德诗的风格,在柔和中见风骨,固然不乏阳刚内质,但也充满美的柔情,是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产物,如《割麦姑娘》:啊 割麦姑娘/就在你开镰的那一刹那/我也变成一片/金烂烂的麦地/你如何收割",这样的想像和意象,至少说明了三点:一是浪漫主义,二是爱的本质,三是诗艺的意境创造。当前一些被推崇为铺天盖地的主流诗最大的破坏性之一,就是鄙弃了我国传统诗歌的意境美,因此在神经比较健全而至少懂得诗意美的读者读起那些诗,不是觉得很丑很恶,很扭曲,很变态,就是觉得味同嚼蜡,一堆无无味甚至什么也不是的货色。而崔荣德能够出污泥而不染,正是坚持了真善美的人性美和诗意美,这是相当可贵的。

(四)

我最后还想说说他的新诗的形式和路数,他釆用的比较舒服,比较随意的真正自由体,我非常贊尝,他肯定是没有怀疑这个在中国形成仅仅一百年新诗的前途,也显然没有迟滞不前而左右蹒跚。这方面同样是坚定的追随者,而且在语言文字上运用得比较自如,在诗句上大体整齐,但内部结构也不乏变化。如词性的适度变换,通感的运用等等,如“在一个无月的夜晚/唱响我寂寞的心灵/在一个无风的日子/美成我平凡的人生"。

如果问我感到他的诗有哪些不足,我觉得任何东西都可以指指点点,这个那个的,我想起一个词:"清浅",荣德的诗无疑是有思想、有追求、有韵味的。但通读之后,还有提升的余地,在厚重、浓郁、冲击力、感染力这些期望值方面,作者肯定尚有必要努力去占有,而不论最终能达到何种程度,何种境界。

(石英 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原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嚯嚯 2017-1-9 22:14
祝贺~
引用 荷振叶 2016-12-29 11:19
祝贺了!好事。
引用 亲勤 2016-12-25 11:53
祝贺祝贺!!!

查看全部评论(3)

返回顶部